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军事 >

他们是孤独的城市记录者-江西新闻网-大江网(中国江西

发布日期:2021-11-19 01:27   来源:未知   阅读:

  带着画笔画南昌

  找寻记录本身的意义,陈志光认为,南昌,这个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很多人会觉得这些老城并不好看,但是作为摄影师,通过自己的视频,让大家感觉自己生活的地方也有美的一面就足够了。

宁静,美育行业工作者,广西9月下旬开展2020年高职单招、高职对口再次征集志。今年4月开始,带着画笔记录南昌的老街老巷。图/赵琼

陈志光(右)和平头(化名),90后。分别用照片和视频记录南昌的各个街角。图/赵琼

黑水拍摄的“边走边拍?我和我的城市”系列。(受访者提供)

  早上7时30分,穿上外套,摄影师黑水(化名)拿起相机就前往预计的地点拍摄,扫街的地点通常没有固定的,随机性比较强。

  记录南昌这个系列,陈志光管这个叫作“熟悉的地方拍出陌生感”。一首歌、配上一条街巷,有人给他的视频写下这样的评价:“终于看到这个城市的故事感,对这个城市也越来越爱。”从7月份开始拍摄,陈志光与平头已经记录了南昌二十多个街角。

  来南昌第15个年头,宁静才真正觉得自己融入了南昌这座城市。大学毕业后,宁静留在南昌工作、结婚、定居、生娃。从生第一个孩子之后,宁静选择成为了一名全职妈妈,孩子、家庭成为了生活的重心,生活也开始消耗宁静的自我,直到重新拿起画笔,宁静仿佛又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力量,也让她找到生活与兴趣之间的平衡,有空的时候,宁静更愿意坐在家里拿起画笔描绘眼前所见。

宁静和她画笔下的南昌老城。(受访者提供)

  (赵琼)

  天气晴好的情况,陈志光和平头(化名)随便问一句“今天去扫街吗?”“走”,陈志光就和平头走上了街头开启扫街行动。下午2时30分,一个用镜头,一个用相机,两个年轻人在街头蹲着,记录着人来人往,也记录着这个城市的日夜变化。

  “这世界有那么多人,人群里敞着一扇门,我迷朦的眼睛里长存,初见你蓝色清晨。”一首莫文蔚的《这世界那么多人》,搭配着陈志光拍摄下的南昌,也让我们的这座城看上去熟悉又陌生。

  11月9日,江纺老厂区。陈志光和平头扛着机器设备探寻想要拍摄的老街景,比起现代都市感,老城区的人物事都充满着故事,配锁的锁匠、空旧的街道,都是他们拍摄的素材。对于驾着机器的他们,本地的居民并不抗拒,还带着几分新鲜,乐意和他们去聊。

  城市是人类的容身场所或者聚集的场所,城市里有高楼大厦,也有小街小巷,但城市不可能只是这些物体的简单组合,城市之所以为城市,最核心的是人。有了人,有了人的活动,就有了人与人之间各种复杂的关系,也产生了人和这座城市的关系。可世间事往往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面对这个和我们朝夕相伴的城,我们真的了解它吗?当然,不了解也是正常的,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生活的压力,但幸运的是,城市里有这么一些人,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忠实地记录着这座城,记录它的过去、现在,记录着它的朝霞和夕阳,记录着万家灯火。

  熟悉的城市拍出陌生感

  今年4月,宁静开始画画,从室内走到室外。第一次的尝试也让她重新打开自我,坐在喜旧杂货铺的外面,拿起画笔描绘眼前的世界。这个行为也引起了杂货铺店主旧先生的注意,他提出想要用一杯咖啡交换,宁静拒绝了但用了一张照片回赠。

  每次拍摄,陈志光尽可能把镜头对准生活当中的普通人,他们有接孩子放学的家长,有环卫工人,有生活在老社区的老人们。“我们更想去关注我们生活中大家可能关注比较少的普通人。”这些人物在视频当中看起来鲜活无比,在他们的镜头当中,有清晨的大院,有凌晨4点的火车站。人与城的故事,就随着音乐,随着视频缓缓道来。

  城市的内涵如此丰富,乃至于任何一个角度,也只能向我们展示一种别样风景,随着视角的变更,城市就像是一个神秘莫测的魔术师,变幻着自己的千姿百态。当他们拿起画笔,拿起镜头,按下MOVIE键,各种视角下的南昌就奇迹般出现了。

黑水镜头下的南昌象湖(受访者提供)

  打破摄影构图的常规,总是将突出主题放置在正中线上、将电影的画幅倒过来,形成独特的照片视觉比例、紧扣南昌老城的地标元素、图片拥有强烈的个性化特征和自己独有的风格等等,这些都是摄影师黑水城市摄影系列图片的最大特点。作为城市摄影师,黑水以“边走边拍?我和我的城市”为主题,用《老南昌》《光阴的故事》《南昌:老街》三个系列,记录着南昌老街老巷中的不同样子。对于街拍,黑水定义为“Photo walk”。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黑水一身西装革履走进咖啡馆,随手拎着的是扫街设备。我们的聊天也从什么是扫街打开话匣子。在他看来,街拍是把具体的事、物或人等进行抽象化转化,并把具体存在的客观事实通过摄影的减法进行剥离。一个人,一台相机,穿梭在南昌的老街道,捕捉下一张张鲜活的城市面孔。在“边走边拍”城市摄影这件事情上,不知不觉中黑水已经坚持4年余了。在黑水的朋友圈里,每天坚持发布一张老城老街的图片,记录着他走过这个城市的某个瞬间,好的照片总是能收获到大量的点赞。在他看来,相对于传统扫街的定义,街拍包括并不限于相机、手机、无人机、爬楼、城市风光拍摄、人文、美食……为什么做城市摄影?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个标签,赵磊的一首《成都》让大家记得,一首《漠河舞厅》让中国最北的城市爆红。这些城市元素的歌曲引导我们对城市关注,但是我们往往会忽视我们身边的事物。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黑水说,现在的我们常常会关注远方的东西,甚至能对着冰冷的屏幕中某个段子哈哈大笑,却往往忽视了我们这边的人、身边这座日夕相拥的城市细节,希望通过一张张的图片,传递或唤起人们对于这座城市的温暖。近年来,城市网红打卡点成为摄影师们追捧的,甚至通过一张照片大家想要找到拍摄的地点也是常有的事情。黑水心中的“网红打卡点”另有他处。在黑水的摄影计划中,还有一项是还原老南昌城的“七门九洲十八坡”。虽然这些建筑早已消失不见,但黑水尝试用现代影像思路去更新老城门的地标所在。在江西省图书馆吴飞朋友的帮忙下,通过一张《南昌府治图》的图片,按照老地图的标记,黑水尝试找到现在老城门的大致位置,复原在这个角度所见的场景,完成“古今江佑、老城新标”系列图片。在他所拍摄的一张关于滕王阁特别的角度,娜扎:希望女生遇到感情更勇敢,不要留有遗憾-广西新,上面写着“章江门”。黑水说,“这个地点就是当时章江门看滕王阁的地点。”目前黑水已拍摄完成了广润门、永和门,老城的基因是可以被溯源的,虽然那些曾经的地标建筑不见了,但我们可以用现在的地点或地域特征来重新解读这座千年老城的丰骨遗韵,让更多年轻人感受这种江佑民系文化的血脉传承。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城市摄影,这里既有新城的时髦摩登,也有老城区的温情,对于黑水来说,一座城市的文化是从老城区生根发芽,老城区与新城区就像是父辈与子辈的关系一样。在老城长大的他对老城有着独特的偏爱。老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老城,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所在,也是一座城市的精神根系所在;每座城市独有的“人文基因”从诞生的那天起,就融入到老城的血脉当中去了;它既不卑微、也不阴暗,在承载着历史的厚重与辉煌中,用无声的目光,审度着时代的发展和沧海桑田;用写满皱纹的脸庞,见证着孩子们日益高大的成长和华丽的蜕变。在众多拍摄的照片当中,黑水有一张自己最为满意的照片,图片描述了一个初秋的清晨,有一对老年夫妇在逆光中,牵手相互搀着前行。黑水将其取名为“芳华已逝,初心不改”,这张照片也被收录在《光阴的故事》系列,他说,街拍只有偶然没有如果,最大的快乐就是发现偶然。采访临近结束时,黑水向我询问地铁大厦在哪?有个老师推荐他到这边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己风格的场景,在红谷滩遍地见到高大的建筑中,我又看到他举起了相机……

  本期《洪城里》就讲述几个城市的记录者,他们像独行侠一样行走在城市里,用镜头、画笔去讲述这个城市的故事,去抒发他们对这座城市的感情。他们孤单地记录,热烈地表达,才让我们看到了这座城各种不同的样子。

  从此,带着画笔记录南昌这件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宁静已经开始记录第十三个地方,从缦山谷的泊园茶村到上海路699文创园,从珠宝街到生米老街,宁静开始往南昌的老巷子钻。带着板凳一坐就是两个小时,有时候是速写,有时候是水彩,通过绘画,宁静感觉和这个街巷仿佛产生了某种关联,画笔像是触摸城市的肌理。与相机的瞬间定格不同,绘画需要的是细节的观察,每次多画一笔,宁静的内心就多动容一分。

  做孤独的记录者

  两名90后的小伙子,一个从青岛返乡,一个从广州来到南昌决定做这么一件事。记录南昌这座城市的计划是平头提出来,从青岛回来南昌,他发现南昌的变化太大了,总想对这个城市记录点什么;对于从广州回来南昌的陈志光而言,拍摄人文就是一种爱好。熟悉的城市拍出陌生感,他们要从专业的视角,记录这个城市中别人发现不到的角落。

  早上8时,宁静带上板凳、简易画架以及颜料笔本就这么出门,这一次她前往的是生米老街,每一次写生就像是开启一段未知的旅行。

陈志光和平头记录下的南昌。(受访者提供)

  怎么样才算是了解一座城市?对于陈志光而言,如果你想要了解一座城市,其实只需要三步:在这个城市工作,在这个城市做一顿饭,最后一步就是了解这个城市。在所拍摄的地方,很多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新的,此前从未踏足过,但通过一次拍摄好像就建立了彼此联系,每到这个地方就会唤起当时拍摄的记忆。

黑水(化名),城市摄影师,开创“边走边拍?我和我的城市”主题系列摄影。图/赵琼

  “如果不是拿起画笔走南昌,我可能都不会知道我生活的城市原来是这个样子。”老街巷的魅力让宁静充满了探寻的冲动。宁静记得上一次去生米街写生的经历,从地铁二号线生米街出来,周围已经看不见人的荒凉。一路询问周围的街坊邻居,宁静找到了生米街的老街,只有零星的散户还住在这里。找到目的地之后,在这里生活的以老人为主,旁边有几个老阿姨打着牌。有人好奇地问宁静,“你是在这里拍照?”有人对宁静的行为不太理解,但是对于宁静而言,沉浸享受其中就是当下最快乐的事情。听着老人的谈天,原本坐在角落有些阴冷,当太阳照到身上的时候,这种当下短暂而平静的状态,是宁静所享受的。

  探寻老街老巷,最根本的目的是亲子教育,宁静想:“如果我都不了解自己的城市,我又该和孩子怎么介绍这个城市。”今年暑假,宁静带着孩子一起走上了街头,带着画笔记录这个城市。“在地铁上的时候,我们会各自读着自己喜欢的书籍,偶尔也会交流。当我们一起了解这个城市的时候,这本身也是一种本土文化的传承。”

  怀旧是一种风格,在南昌并不是独有,但是当生活在这个城市,这样的视频记录也增加了对于这个城市的了解,目前陈志光的工作还是婚纱摄影,扫街算是一种业余爱好,甚至当出差去别的城市,陈志光也会拿起相机拍摄点什么。

  对走老街的期待,成为宁静每周工作之余的快乐。带上笔本、板凳,拿起画笔就这么出发。未来,宁静还想探寻更多未知的南昌故事。